看书中 > 重生三国之我为张任 > 第九十五章 赐婚张任

第九十五章 赐婚张任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第九十五章赐婚张任

    沿途两个多月过去,算算日子,再入秋季,离着黄巾军****的日子亦是不远,大军浩浩荡荡的跋山涉水,一路上的匪患倒也是安宁,毕竟刚刚班师回朝,得胜归来的二十余万精锐之师,却是锋芒毕露,若是这个时候上去触个霉头,却是会影响大事。

    已经入了河内郡,捷报早已是传遍大汉四方,路过县城之时,夹道欢迎的人群将两边围得密不透风,二十余万大军的队伍延绵数百里,浩浩荡荡,得胜回朝,每一名将士的脸上都写满了自豪和即将回乡,见到亲人的欣喜。

    数日后,洛阳

    早朝即将结束,却是已经传来了班师回朝的大军快到。

    “禀报陛下,大军已到城外。”

    |“此次平定鲜卑、乌桓,拓土数百里外,东北燕山以北鲜卑、乌桓二族纷纷臣服我大汉,此乃千古奇功,文武百官,随我出城相迎,在城外,朕要亲自为他们接风,当众封赏,嘉奖有功之臣。”汉灵帝猛地站起身来,朗盛开口道。

    “诺。”群臣躬身应下,看着汉灵帝当先摆驾出宫门,全部都紧紧步行,跟随在身后。

    “快到洛阳城了,诸位,打起精神,吾等乃是得胜还朝,陛下定然会在城门处相迎,莫要失了我大汉军威。”隐隐约约快要看到洛阳城高大的轮廓,皇甫嵩当先开口道。

    “诺。”众将士纷纷应诺。

    “陛下摆驾城外相迎大军凯旋,诸位将军还是速速上前见驾。”刚到城门处,果然便是见到了站在城门外的文武百官,那正中居坐于龙椅之上的,正是汉灵帝刘宏。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臣皇甫嵩率军北上讨伐,此番得胜还朝,却是承蒙皇恩浩荡,陛下亲率文武百官出城相迎,当真是受宠若惊。”皇甫嵩领着众将上前一步,三军将士一同行礼之后,方才开口道。

    “皇甫爱卿不必如此,此番能够得胜还朝,扬威塞外,拓土开疆,乃我大汉数百年的光荣延续,此番汝等都是我大汉功臣,理应朕亲自出城相迎。”汉灵帝这时,虽已至暮年,却也是意气风发,眼光一扫,虎目生威,朗盛开口,却是传遍四周。

    “拟旨,光和六年,车骑将军皇甫嵩率征北军北上征讨鲜卑、乌桓蛮夷乱军,得胜而回,歼敌五十余万,鲜卑、乌桓臣服,拓土数百里,此乃千秋之功,朕心甚慰,擢皇甫嵩为骠骑大将军,位同三公,金印紫绶,秩奉万石,朝那侯、食邑两千户。”

    “谢主隆恩。”皇甫嵩满脸荣光,骠骑大将军,那可是曾经大汉名将冠军侯霍去病逝去之时的封号,位同三公,这是何等荣耀。

    “起身吧,张任上前听封。”汉灵帝点头示意皇甫嵩来到一侧,把目光看向在他之后的张任。

    “张爱卿此番征讨鲜卑、乌桓之乱,屡战屡胜,统帅左路军,破敌轲比能部二十余万铁骑,星夜驰援中军,大获全胜,此番大战却是爱卿居功至伟,擢征北将军张任为左车骑将军、领幽州刺史、冠军侯,银印青绶,秩奉两千石,食邑八百户。”

    “谢主隆恩。”张任三拜后起身站到一侧,心里却是激动几番激荡,自己不过只是一个后世穿越者,如今却是官拜二品左车骑将军,幽州刺史,掌管上百万人、坐拥十余万兵马的封疆大吏,这是何等迅速,若是自己想要逐鹿天下,这些,便是自己领先他人的资本。

    “左路军统帅卢子干,亦是有功,擢右车骑将军,加议郎,槐里侯、俸禄两千石,食邑八百户。”

    “谢主隆恩。”

    “原幽州刺史刘虞,擢御史大夫,入朝议政。”

    “右北平太守公孙瓒,封中郎将,都乡侯。”

    “曹操、袁绍、袁术三人为羽林郎将。”

    “黄忠、张嶷、甘宁、杨任、严颜封偏将军、裨将军、荡寇将军、平寇将军、讨寇将军。”

    “杨福、唐鑫为奋威校尉、振威校尉。”

    “三军驻扎城外,陛下赏赐宫中美酒三千坛,诸位皆可开怀畅饮,诸位将军,还请跟随咋家入城,陛下在宫中设宴,犒赏三军。”官职封赏完毕,张让开口安排一下后事,便准备带着汉灵帝回到宫中。

    “陛下,臣有一事要报。”突然,皇甫嵩出列抱拳一礼,开口道。

    “何事,大军得胜而归,今日乃大喜之日,骠骑大将军有何事尽管道来,朕皆许之。”汉灵帝心情大好,回头道。随即,在场无数人亦是回头看向正中的皇甫嵩,只是张任看到皇甫嵩微微看向自己的目光,带着那分和善,却是有些诡异,心里微微一突,暗叫不好。

    “曾闻冠军侯与洛阳城中蔡议郎府上幼女蔡琰已是两情相悦,此番大喜之日,冠军侯勇冠三军,战无不胜,乃我大汉良将,臣斗胆,请圣上下旨让二人晚婚,以示皇恩浩荡。”得到曹操知会,本就有此意的皇甫嵩却是趁着这个机会说出来了,以如此情形之下,汉灵帝满心欢喜,想来定然不会拒绝才是。

    “哈哈,此乃大喜之日,冠军侯,可有此事?”汉灵帝一偏头,便迎上张任脸上那复杂的目光,当即眉头一挑,喝道。

    “启禀陛下,臣虽与文姬两情相悦,但文姬自小与河东卫家卫仲道有一纸婚约,苦情亦是无奈,臣却不知该如何处事。”张任一脸苦笑,在场这么多的大臣,都是受到儒家思想熏陶了数百载的人,如何能够不遵礼法,此番自己定然是大受谴责。

    “蔡议郎,可有此事?”汉灵帝眉头一皱,想不到此事还有一番曲折,难怪皇甫嵩会让自己亲自下旨,当即看了一眼身后群臣之中的蔡邕道。

    “确有此事。”蔡邕从队列中快步走出,一脸复杂的看了一眼一旁的皇甫嵩和张任二人,回答道。

    “此事易尔,既然是两情相悦,朕岂能不成人之美,那河东卫仲道,便寻另一家良配便是,张爱卿乃朕之心腹爱将,战无不胜,勇冠三军,为朕南征北战,立下如此功劳,如何不能让其有情人终成眷属,此事何人敢有异议,当株连九族,众爱卿以为如何?”汉灵帝也是有些不耐烦的想了很久,方才一扫四周那些朝臣的脸,喝道。

    “陛下圣明。”群臣无奈,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谁敢有所异议,岂不是找死?

    “啊.。。”城门外的人群中,一道瘦小的身影听到这句话,却是身子一颤,急忙的跑开了。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