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重生三国之我为张任 > 第一百章 莫惹征北军

第一百章 莫惹征北军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第一百章莫惹征北军

    终于是到了大婚之日,全洛阳上下,皆是知道了左车骑将军府中大婚,无数人走上街头,敲锣打鼓,喝彩不断,然张任的冠军侯府内,却已是人山人海,张任帐下,除去镇守幽州的荀氏叔侄、淳于琼、杨福等将,皆是到了。

    “哈哈,皇甫将军这么早便是到了,快快请进。”冠军后府前,张嶷身为张任结拜兄弟却是早早就站在门外等候前来的宾客,见到皇甫嵩踏步赶来,当即起身上前行礼。

    “汝兄长大婚,老夫岂能晚来,况且我与伯喈兄乃是至交,此番侄女出嫁,特地备上一份大礼前来祝贺。”皇甫嵩微微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

    “将军里面请。”张嶷见到皇甫嵩签下自己的名字,便恭敬的将其送进去,随即,一旁仆人便将皇甫嵩送来的贺礼报了出来。

    “骠骑大将军皇甫嵩送上麒麟白玉一对、二石良弓一张,金雕羽箭十壶。”

    “这金雕羽箭,可是此次后续大军扫荡鲜卑王庭的时候所缴获的大雕羽毛所制成的上等羽箭,竟然是全部给了大哥做贺礼,当真是礼物分量不轻啊。”张嶷微微惊讶的听着汇报,这金雕羽箭,他可是眼馋的紧。

    “司徒王允到。”

    “王大人,快里面请。”

    “哈哈,好,伯歧,等会儿见。”王允微微点头,示意下人放下贺礼,带着身后的一名蒙着面纱的女子快步入了府内。

    “司徒王允送上玉如意一对,金樽玉壶各一支,上等绸缎两百匹,丫鬟十名....”

    “咳咳,咋个丫鬟也送来了?”张嶷拍了拍额头,本来他觉得与其余几名同袍的差事相比,自己已经算是最轻松的了,没有想到却仍旧是这般令他头疼。

    “前太尉袁隗送上玉如意一对,三百金,上等绸缎三百匹.....。”

    “大将军何进送上上等绸缎三百匹,大宛良马三匹,金锭宝刀一柄...”

    “哇,大哥结婚可真是有本事,光是这些贺礼,便已经是堆积如山了。”吉时未到,府内的库房却已经是堆积如山了,张任升迁如此之快,任谁都想巴结。而这些大臣却也是不想在同等官阶之前落了脸面,却是纷纷送上大礼。

    “陛下有旨,今冠军侯张任大婚,实乃国之幸事,赏千金,玉如意十对,宫锦百匹,丫鬟五十名...。”

    “谢主隆恩。”汉灵帝的圣旨来了,张任也只得是穿戴完毕,出门相迎,此后,便是良辰吉日,翻身上了装扮得很是喜庆的银电之上,张任马前左右乃黄忠、甘宁开道,身后跟着迎亲的上千人队伍,两边的街道,已经是被禁军拦住,两边拥挤过来看热闹的人群,密密麻麻,张任骑在马上,却是听到无数祝贺,俱是拱手还礼。

    “看,那人便是左车骑将军张任,果然是少年英才,却是不知今日该如何能够混入他的府内。”人群中,两名白面儒生挤在一个角落里,看着不远处骑在战马之上的张任眼中精光一闪,胡昭当先开口道。

    “孔明无须着急,我自有妙计。”郭嘉诡异一笑,拉着胡昭便朝着一旁的朱雀街走去。

    “咦,敢问这位大人可是欲要前往左车骑将军府上。”刚刚走到街口,便是见到正要上轿的一名大臣,郭嘉快步上前,拱手便是一礼道。

    “汝是何人,某乃右车骑将军卢植,此番良辰吉日快到,莫要阻拦本大人去路。”那大臣回过头来,却是正升任右车骑将军的卢植。

    “原来是征北军右路军统帅,镇压乌桓人的卢将军,我二人乃颍川学士,此番入洛阳,却是想要瞻仰诸位征北军将军风采,今日欲往张将军府内,却是没有拜帖,可否随大人一同入内。”郭嘉脸色一变,故作震惊道。

    “汝等乃颍川儒士,也曾知晓三日后冠军侯要与诸位在城外做一个驳论,此番却是不好汝他府内引来争端,而我征北军上下一心,方能百战百胜,汝等便在洛阳城内好生安息,待三日之后便能见到冠军侯。”卢植眉头一皱,眼前这两人如此年少却是敢拦阻自己的马车,却是有着几分胆识,若不是三日之后,张任夫妇要与那天下儒士驳论,此番,卢植却是想要将二人带入府中。

    “起驾。”言罢,卢植便带着下人离去,留下呆滞的两人站在街道上吹着冷风。

    “哼,这右车骑将军亦是不过如此,汝我二人只是入府拜会冠军侯却是就这样被冷落在大街之上,哼,当真是好生无礼,孔明兄,汝我二人便直接过府中一会便是,待我如何入门。”郭嘉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却是有些愠怒道。

    “郭兄莫要鲁莽行事,今日乃冠军侯大婚之日,城内防守甚严,若是汝我闹出事端来,却是不好。”胡昭面色无奈,心知这郭嘉已经是犯橫了,自己却是不好阻拦。

    “无碍,若是这冠军侯有识人之明,便将汝我二人请入府内,若是庸才,汝我也好另寻明主。”郭嘉却是眼中恢复清明,微微摇头道。

    言罢,两人便朝着冠军侯府赶去。

    城门处,相较于城内街道之间的人群,亦是十分拥挤,守城的军士随即增加两倍,密切检查入城的百姓。

    “哼,今日乃是张任大婚,城门处却是如此严密检查过往行人,这是何意,难道他张任竟然是掌控了洛阳的兵马不成,当真是一个好生放肆之人。”

    “我等儒学之士,上登朝堂之上,下达黎民百姓间,竟然是公然向吾等挑衅,此番入城却是被他一阵阻拦,待今日却是要去他府中闹腾一阵,说落那些同流合污之辈。”城门处,眼见排了很长的队伍,远道而来的儒士纷纷震怒,聚在一起交谈道。

    “汝等可是儒士?”可是,远远的,却是赶来一队骑兵,突然将这些儒士围在中间,马上,一名英武的武将开口喝道。

    “怎的,远道而来,这洛阳城门却是成了他张任的不成?竟然在大婚当日如此严查过往百姓?”一人讽刺道。

    “全部扣押起来。今日城门外,由我征北军布防,天下远道而来的儒士,全部送入我大军营内安住,不得入城扰乱张将军大婚,否则,杀无赦。”战马之上,那武将猛地一举长刀,吓得一群儒士俱是倒退几步,当真是铁血手段。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