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重生三国之我为张任 > 第四百六十八章 徐州兵变 二

第四百六十八章 徐州兵变 二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第四百六十八章徐州兵变

    “吕布这厮,虽是悍勇,然吾军占据地势,必然大获全胜,梁刚听令,吾命汝率亲卫队督战,敢有后退半步者,杀无赦。”眼见着迅猛冲杀而至的吕布,袁术冷眼大笑,便是持剑喝斥着站在阵后。

    “诺”梁刚应诺后退,拔剑率着数百亲卫立于阵后,便开始督战。

    “噗嗤”

    “噗嗤”

    拒马将前排的并州铁骑座下战马贯穿,马上骑兵纷纷栽倒落地,而后,于后的吕布一挥手,无数绳索便是高高抛起,准确的圈住拒马的尖端,数十匹战马同时用力朝后拉,便是将拒马很快便拉开一个口子。

    然而,袁术军的漫天箭矢亦是同时来到,瞬间将冲杀在前的一众骑兵覆盖在内,并州骑兵纷纷栽落下马,直到四个拒马被拉开,已是折损数百骑兵。

    “杀啊”吕布虎目通红,一戟朝下一挑,一个拒马便是凌空飞起,将队列在前的袁术军刀盾手压倒一排,如法炮制,更是连挑三个拒马,见得袁术军慌乱,不由迟疑,猛地一夹座下赤兔,人马如同箭矢一般,急速冲进乱军之中,挥戟连扫,便有无数尸首横飞而出,散落在山道两侧。

    “上,挡住吕布。”袁术眼见吕布如此神勇,瞳孔一阵收缩,脚下一软,却是策马连连后退。

    “吕布,休要猖狂。”一侧,陈兰则是策马迎上吕布,欲要阻挡其冲击步伐。

    “找死。”眼见着持刀杀来的陈兰,吕布冷笑一声,手腕一翻,方天画戟小枝上银芒一闪而逝,只见刹那间白芒耀眼,随之,陈兰尸体便是跌落马下。

    “陈将军”一侧,雷薄大喝一声,却欲持枪来战吕布,为其复仇,却是被身后李丰死死拉住。

    “放滚石檑木,必要将吕布大军阻于山外。”雷李二将无奈后撤,当吕布率军突入葫芦口的时候,袁术已是带着主力大军后撤入得小道中,随之,只闻山坡上传来一阵剧烈响动,吕布猛地抬头看去,却有数十颗数百斤重量的巨石朝下滚来,若是让其得逞,必然将山道阻断,骑兵万万不能突出重围。吕布选择此山道,便是欲早日归返徐州,如今若是不能趁此冲破袁术军防守,绕道东海,必然要多上一日行程,然徐州危在旦夕,袁术麾下大将纪灵,虽不如吕布、张辽、高顺之辈,但亦是一员悍将,且有着数万大军助阵,便是臧霸,亦是难以坚守,徐州一失,便再无险可守。

    “主公,此处便交由末将罢。”吕布正愁眉不展之间,身后,传来车轮滚动声,却是高顺带着麾下陷阵营趁着马车赶到,不待多言,高顺率军分列山道两侧,每一处,五人结阵,便欲阻挡那滚动而下的巨石。

    “迅速通过坡下。”吕布看在眼中,甚是感动,然而,时机却不待他多言,猛地策马奔驰而出,转眼便是过得山道,追上袁术大军,一番拼杀之后,很快便是杀穿袁术军阵,直扑徐州而去。

    而就在此时,琅邪城中,那紧闭的城门却是缓缓推开,城门内,许久方才踏出一匹战马,战马上鲜血淋漓,随着战马出得城门之后,朝着外面奔驰而出,鲜血却是顺着战马,洒在地面上。

    “嗒嗒嗒嗒”不过,战马通灵,却是顺着官道,径直北上。战马离去之后,城中陷入一片沉寂,直到深夜,许久,方才有大胆的百姓推开门窗,朝着城内街道看去。目光所及之处,皆是尸首,满街堆得到处都是,袁术军、并州军皆有,夹杂在一起的尸首,足有近三万之数,而城门居中处,却是高高堆着一处由袁术军将士堆叠而成的小山,山端,一名黑甲武将满脸带着不甘,城中有长者,前来看之,却正是那日匆忙入城之后,在城中埋伏的袁术军将领张勋,而其麾下这两万余众大军,却是与张辽麾下五千骑同归于尽,这是何等实力,城门紧闭,被围之下,尚能以一挡四,这便是张文远。

    见得众人将街上尸首一一收敛,下葬之后,便开始清洗街上血水,然而,却有目睹这一切的青年目光炙热道:“最后那一人自千人之中追杀袁将张勋,当真神勇。”

    北面,东安城外,却是赶来了大队的镇北军。

    “咚咚咚咚...。”

    马蹄声将守城的袁将乐就叫醒,随之,却是目光惊恐的看着城外。

    那黑压压所及之处,却有镇北军数十万之众,居首之将,却正是镇北军韩州都督张嶷。

    “吾镇北军大军已至,给汝等半刻钟时辰,如若不降,城破之后,被屠汝袁术军。”张嶷冷面策马来到城门外,提枪大喝道。

    “张嶷小儿,如此放肆,若要取城,那便前来,休要放肆狂言。”乐就心中惊恐,面上却是极力保持着安稳。

    “哦,是吗,昌将军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张嶷冷眼一笑,却是突然转头看向其侧的昌道。

    “汝...。”乐就面色大变,便是猛地回头看去,只见白光一闪而逝,昌长刀出手之间,乐就那斗大的头颅已是冲天而起。

    “速速打开城门。”随着乐就身死,昌却是一手将其头颅高高举起,威慑四周,随之,城中突然杀出大队军士,守城门的袁兵仔细看去,大部分却是被看押在城中的吕布军降兵。

    “哼,袁术小儿,欲要与主公玩弄这等智谋,汝却是欠缺太多。”张嶷冷眼看着缓缓打开的城门,一抬枪,便是带着大军呼啸着杀入城中,局势已定,而张任许久之前便是布下的这等手段,却更是令得张嶷叹服,率领新军南下,所过之处,山贼水匪无不臣服,然而,泰山贼众,亦能放走不成?至于贼首臧霸,此刻,却要将目光投向数百里之外的徐州城。

    .......

    原来低保还需要申请的,还真是让人难受呢,真是匪夷所思,哎,失策了。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