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 > 重生三国之我为张任 > 第四百七十一章 徐州兵变 六

第四百七十一章 徐州兵变 六

热门小说:圣墟一念永恒龙王传说五行天不朽凡人武炼巅峰太古神王修罗武神超品相师帝霸剑来永夜君王我真是大明星万古神帝
    第四百七十一章徐州兵变

    “报..。。,琅邪城中未有守军,田将军让吾等来报,琅邪城中两万余众守军,包括袁术麾下大将张勋,俱是身死城中。”不久之后,便有着快马奔驰而来。

    “什么?”张嶷面色一震,当即下令全速行进,不久之后,便是来到城门之处,然而,眼见着立于城门口,带着一队百姓的田豫,张嶷面色了然,当即策马上前,开口道:“可有问清之前城中如何争斗?”

    “禀报都督,先前张勋设计,引张辽将军入琅邪营救吕布,入得城中,却是被其两万余众大军团团包围住,而后,张辽将军率着五千精骑,却是于乱军之中杀得无数来回,仅仅一夜,便是与其同归于尽。”田豫伸手指着身后的城门,口若悬河,眼中却是泛着精光,这等战绩,却是不由得不佩服。

    “好一个张文远啊。”张嶷面露错愕,许久,方才放肆的大笑道。

    兰陵

    袁术率军阻击吕布于山道之上,斩敌两万余众,更是将并州铁骑的战力削弱大半,至于高顺这抵挡滚石的数百军士,如今却是仅剩五六十人,却是被数万将士团团围在中央,高顺面色惨白的看着四周,提刀指着不远处的袁术道:“吾主与汝为同盟之宜,却不想为汝这小人伏击于此,今日,便是吾高顺就此身死,亦是不会臣服。”

    “上”袁术冷笑一声,一挥手,无数将士便是持着兵刃一拥而上。

    “结圆阵”

    “盾击”

    “出枪”

    “撤盾”

    “前队上前,后队掩杀”

    步战精锐陷阵营,每人俱是军中精壮之士,一手能提数十斤巨盾,一手更能持着数十斤重的兵刃,更不提身上的重甲,虽是仅有五六十人,但面对着这数万将士,高顺却未有畏色。

    “上”袁术冷眼看着一排排将士被其击倒,那结成的圆阵朝着远处缓缓移动着,脚下未有咽气的袁术兵俱是被掩护在阵中的刀手就地补刀。

    “喝”然而,久拿不下,袁术军中的一众战将却是纷纷坐不住了。李丰、雷薄各自提着兵刃便是朝着圆阵杀去,两人一左一右,瞬间便是连斩数人,兵刃自重甲之上划出火花,直接划破陷阵营军士的内脏,将其斩杀,圆阵露出空缺,刀盾手战死,便是任由着袁术军冲杀入内。

    “休要放肆,吾来战汝等。”高顺大喝一声,便是补上空缺,一手持枪,一手挺盾,却是将二将攻势独自揽下。

    “放箭吧”袁术立于大军身后,面色渐渐阴寒,良久未能攻下,心中早有怒意。一声令下,几队军士带着拒马上前,身后,上千弓箭手俱是张弓搭箭。

    “退”李丰、雷薄自是能够领会,立即买得一个破绽,联手击退高顺,便是撤步后撤,高顺双眉微皱,一抬头,却正是见到那正迎面射来的漫天箭雨。

    “嗖嗖嗖嗖”

    “噗嗤”

    “噗嗤”

    “噗嗤”

    身后便是自己麾下的军士,高顺自然不会后退,然而,持枪挥舞,时而久之,身上却是多了不少箭矢。

    “放”

    “放”

    一**的羽箭纷飞,更是将高顺浑身上下都洞穿,那满插着箭矢的身子,却是任由着手中长枪倒插于地面,未有倒下,身侧的刀盾手,俱是来到高顺面前,此刻,却也是纷纷四散的倒在地面,前面是拒马,根本不能击破,却是只能被四周持着拒马推进的袁术兵困死在原地,任由着桐油、带着火光的箭矢呼啸而至,全部葬身于原地。

    “伯平”远处,突然传出一声大喝,袁术猛地回头看去,地平线上,传来一阵密集的马蹄声,却是去而复返的吕布。

    “全军列阵,立即将高顺尸首悬于身后山崖之上,汝等设下埋伏,此番,必要誓杀吕布这厮。”

    “诺。”李丰、雷薄心中俱是为袁术如此阴狠感到动容,但俱是不敢有言袁术狠毒,只得听命行事,眼见着吕布率军行至近前,扫视一眼场中战况,那堆叠如山的尸首正朝着后面搬去,眼前列阵整齐的乃是袁术所率步军。

    “袁术老儿,吾兄弟何在?”吕布持戟怒喝道。

    “哈哈哈哈,吕奉先,汝转头看山崖之上。”袁术大笑着伸手朝着左侧山崖一指。

    “伯平”吕布闻声,转头看去,山崖之上,正有数名军士带着一具浑身上下俱是箭矢的尸首悬挂于悬崖边上,吕布定睛看去,哪里识不得高顺的模样,面上两行清泪便是流下,胸口更有逆血回涌,更是气得面色苍白。

    “袁术老儿,吾不杀汝,誓不为人。”吕布大喝一声,便是持着方天画戟朝着袁术军阵冲去,身后,薛兰、曹****要阻拦,已是来不及,高顺、张辽乃是追随吕布最早之人,而高顺更是吕布心腹,左膀右臂,如今身死,他哪里还忍得住。

    袁术策马后退,远远看着策马杀来的吕布,脸上满是冷笑不止,大军阵前,尚有数十拒马,便是吕布如何逆天,也不能越过拒马,杀入大军之中。

    “唰”

    “唰”

    可是,吕布起手那两道长长的月牙,却是吓得袁术面色苍白,武者习武,胸有内劲,可开山碎石,他亦有耳闻,便是麾下纪灵这等先天战将,却也是难以做到这等将内劲凝实放出,更能将身前的数具拒马劈得四散开来。

    “杀啊”吕布虎目通红,高顺,向来是他麾下任劳任怨,一直忠贞不二得人选,战场之上,冲杀在前,次次求领先锋的,是高顺;溃败而归,护佑断后的,是高顺;出谋划策,为其分忧解难,亦是高顺,虽是被眼中的泪水模糊了自己的双眼,但吕布凭着赤兔马快,不被步军包围,手中方天画戟更是大开大合,像他这等当世巅峰之人,一招一式,浑如天成,然而,如今却是运足内劲,不时使出武技,为的,便是斩杀袁术。

    “袁术老儿休走。”袁术策马绕着战场走了大半圈,终于是在左侧的山坡下见到了袁术逃窜的身影,不做多想,高顺尸首尚在山崖之上,吕布策马便是朝着坡下赶去。

    “主公”

    “主公,穷寇莫追啊”

    薛兰、曹性二将自是看得吕布如此冒进,面色俱是大变,不待多想,便是战退身侧袁将,率军朝着吕布追去。

    “驾”

    “驾”

    “驾”

    吕布眼看着深仇大恨之人就在眼前,之恨座下赤兔马尚不能插上双翅,追上前面仇人,然而,他却是未有发现自己渐渐脱离军阵,甩了身后追赶的曹性、薛兰二将很远。

    “哼”袁术正行至半山坡上,回头一看杀来的吕布,却是吓得翻身落马,然而,就是这一停顿,吕布已是杀至坡脚,看着策马上坡的袁术,心中冷笑不已,脚步骤然加快,几步便是上得高坡。

    “袁术,受死。”吕布爆喝一声,短暂间便是策马掠过数丈的距离,正要上得半坡,突然,山上密林中涌出大队军士,俱是张弓搭箭,更有无数滚石、檑木被推着赶至坡边。

    “放箭”

    “嗖嗖嗖嗖”

    “休要阻吾”吕布大喝一声,双手握紧方天画戟,手腕翻动,无数箭矢便是倒飞而去,而座下赤兔马虽是脚步快,但也是被这密集的箭雨所阻,身上多了几道伤口,吃痛之下,更是朝着坡上加速行进。

    “放滚石”袁术大惊失色,如此绝境,吕布莫非还能翻身不成。

    “咚咚咚咚”翻腾的巨石自坡上滚下,便是从四周朝着吕布压迫而来,长坡之上,未有平坦处,身后离着坡脚更有数十丈距离,吕布面色凝重,沉声一喝,便是挥戟挑飞一颗巨石。

    “嘭”挑飞的巨石落到远处的地面上,却是猛地炸开,化作无数石粉。

    “嘭”只是瞬间,吕布身前,又有一颗巨石被其挑飞出去,然而,一抬头,身后,更有数颗巨石同时滚来,吕布轻拍一下座下赤兔,低喝道:“老伙计,此番,却是不能再委屈汝了。”

    言罢,吕布猛地纵身跃起,却是脚踩滚石之上,几个起跃,身子渐渐拔高,使出轻身步法,反手挥出几道月牙将坡边几名军士劈成两半,身子在空中调整位置,缓缓落下,却正是弓箭手中。

    “噗嗤”

    “噗嗤”

    “噗嗤”

    一声声入肉声响,林中,时有尸首飞出,鲜血淋漓,更是溅出很远,看得袁术胆战心惊,更是被李丰掩护着,朝着身后山崖退去。

    “杀啊”吕布整个人浑身浴血,却是踏步朝着袁术追来,李丰大喝一声,便是持刀杀向吕布。

    “唰”吕布如同杀神降世,反手一击挥出,看也不看,李丰尸首直接断为两半,朝着边上倒去。

    “休要伤吾主公。”身侧,袁术的数十名亲卫被韩暹领着,一涌而上,吕布面色冷清,一步步踏前行进,每次出手,必有一人倒下,渐渐掠过数十丈平地,已是行至袁术身前三丈外,随时可以暴起发难。

    ......

    明儿个正式期末考试,一直到十号,求考好。

    ...
回首页 - 进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回顶部